文章
相簿

從烟雨的江南一路過來

改變她們對脚下土地的留戀 於 1 週前發表   人氣:12


我又回到了北方,從烟雨的江南一路過來,老家的槐樹開了花。遠遠的就能看見,隨風飄舞著。好似潔白的天鹅在舞蹈,時而找找同伴,時而一枝獨秀。又似乎是一群可愛的娃娃,招朋引伴,去捉迷藏,嘻嘻哈哈的。調皮的小麻雀也加入其中,上躥下跳,東找找,西看看,總覺得有很多的樂趣找也找不完。
我就這樣回到了北方,遠離了溫柔的江南,逃避了喧嘩的都市。一個人生活,一個人想你。誰也想不到我帶著思念一個人在生活著,也不會知道我的思念因何而起,更不會知道我的思念何時塵落。這個答案連我自己可能都不會知道,或許它將伴隨我的一生。
一個人生活總能發現很多的樂趣,我看到屋簷下的小燕子,我發呆了很久。剛開始的幾天這群小傢伙怕生,總看到我它們會躲到遠遠的電線上面看著我,我只能搖搖頭,做我自己的事情。慢慢的熟悉了,在我的屋簷下麵嘰嘰喳喳叫個不停,我覺得無聊時就看著它們,想一些事情,不把它想明白我絕對不會動,就那麼一個人呆呆的坐著。這兩隻小燕子似乎習慣了我這個陌生的人,我們各自都生活著,誰也不會主動的去干預對方的生活。
我習慣著一個人的生活,看著夕陽從大山的頂上慢騰騰的走下去,夜風吹著野草,我把它的路線在草地上勾勒出來,我知道我在畫著一種不為人知的幸福,一個人生活的幸福,甚至是孤單的幸福,但我卻樂在其中。目光隨著綠油油的小麥迷茫著。我知道我在想著一個人,這種思念好像五月的熱風一樣焚燒著我的內心,將我內心發芽的種子吹熟,接著發芽生根,瘋狂的在長著。
閉上眼睛我甚至可以找到回去的路,有歡樂的笑容在那顆老槐樹下麵。可以輕鬆的找到父親曾今割麥用的黝黑的鐮刀,奶奶的小脚拄著拐杖尋找著調皮的我回家吃飯。母親在廚房收拾著一家人的飯菜。甚至可以找到我偷偷藏起來的滿是紅叉的試卷。但睜著眼睛我什麼都找不到,只看見那已經很舊很舊的老房子和孤零零的一顆槐樹。
鄉村的夜晚總是如此的熱鬧,在田間勞作了一天的人們在回家的吆喝中成群結隊的往回趕,聊著各種話題,美國最近怎麼了,歐盟的債務危機怎麼樣。我們和印度到底怎麼回事情,聽著他們的話語,我沒有起身,躺在草坪津津有味的聽著這些話題慢慢變淡。遠處誰家調皮小子仍舊沒有回家,母親的叫喊響遍著整個村莊。我不知道他奶奶有沒有在門口等著他,但我知道沒人再叫我回家吃飯了,也沒有人在門口拄著拐杖等著我回家。

 



本BLOG人氣文章

改變她們對脚下土地的留戀

消融的苦痛不能改變她們對脚下土地的留戀


最近的POST
標籤
累計瀏覽次數: 533
所有文章: 1
本日訪客人數: 3
累計訪客人數: 532